博鳌镇的B面——博鳌人眼中的“博鳌亚洲论坛”

2017-03-26 17:51:00 经济网 分享
参与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博鳌讯(韩文 崔晓林) 厉害了,我的小镇!

  “戛纳电影节”让“戛纳小镇”成为享誉全球的梦想天堂,“达沃斯论坛”让全世界记住了瑞士“达沃斯小镇”的冰雪世界……博鳌亚洲论坛同样续写了传奇,让“博鳌小镇”成为亚太地区大咖和各国元首频频聚首的蔚蓝港湾。

  《中国经济周刊》前方小组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间隙,走进博鳌镇的街巷市井,倾听创业者、原住民与“新博鳌人”的讲述。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海的故事’”

  ——一个酒吧老板的生意和生活

  受访者:蒋翔

  身份:“海的故事”主题酒吧创始人

  白色长舌帽正中央有一个红色五角星,面容沧桑、眼袋明显,目光含蓄而坚毅……初见蒋翔,人们很容易错认成中国摇滚乐之父崔健。当然,老蒋和老崔外形相似,人生轨迹却各不相同。一个擅长吹小号,一个喜欢美术;一个主业是唱摇滚(起码早年是这样),一个主业是经营酒吧。但两人也有相同之处,那就是都把自己的人生活得沧桑而精彩。

  蒋翔是琼海本地人,年轻的时候,曾在县里当老师,教语文和美术,后来下海经商。2010年代,博鳌亚洲论坛已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端会议品牌,敏锐的蒋翔感到,博鳌镇的人气将越来越旺。于是他把海边一个废弃的售楼处,改造成了主题酒吧。酒吧叫什么名字好呢?这让教过中文和美术的“蒋老师”犯了难。以他的个性,是断不能给酒吧取个俗名的。一次坐在海边发呆,忽然有四个字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海的故事”,这极富诗意和内涵的四个字,令他兴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海是生命的摇篮,是很多人梦想的地方。我甚至觉得,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海的故事。”自此,“海的故事”诞生,并逐渐成为了博鳌镇的一张名片。

  “海的故事”以渔家元素为主,破旧的木船,被改造成了海边包间,生锈的马灯,是海滩夜色唯一光源,所有的桌椅板凳,都是用废弃的船木制做而成。那些见证岁月、历经海水浸泡的古旧船木家具,与日夜不停的海浪一起,成为博鳌镇寂静海岸的独特景致。

  喜欢画画、教过语文的蒋翔,对酒吧的设计风格有着近乎偏执的苛求,酒吧的每一盏马灯、每一个雕刻、每一处桌椅的摆放,都是他亲力亲为,甚至连椰树的修整都是他亲自动手的。

  “海的故事”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来越好,从最初的十几个员工,到现在的近300名工作人员,酒吧迅速发展起来,“这得益于博鳌论坛的召开,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博鳌论坛期间生意好,现在,一年四季没有淡季,从三亚、琼海、海口甚至外省来的人越来越多。”

  近几年,在“海的故事”的带动下,周边又春笋般冒出四五家主题酒吧。2016年,琼海市政府组织有关部门负责人到“海的故事”调研考察,提出复制“海的故事”商业模式,打造博鳌镇海边度假休闲娱乐产业。“按照规划,包括‘海的故事’在内的数十亩范围内,‘海边主题酒吧公园’项目已现雏形。”蒋翔告诉记者,作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省份,海南将着力打造全域旅游产业,他也正计划把那些旧木船改造成民宿,近一步丰富产品结构,让那些匆匆过客留下来,在船屋里过夜,感受海上升明月的委婉,见证大海日出时的壮阔。

  向左繁华,向右冷清

  ——冯阿婆的幸福和烦恼

  受访者:冯锦媛

  身份:博鳌镇原住民、卖椰子的阿婆

  从东屿岛方向进入博鳌镇,一条直直的马路,在镇中心变成了“丫”字,一条路向左,一条路向右。向左的路,霓虹闪烁,繁华热闹;向右的路,路灯昏暗,人影寥寥。卖椰子的阿婆冯锦媛的家和生意,都在这条不景气的街上。

  为什么同样是博鳌镇的马路,差别却这么大?阿婆告诉记者,本来,她家门前的马路比向左拐的马路还热闹,但是,前几年她家不远处的码头被拆掉卖给了开发商,开发商建楼把路拦腰截断,门前的这条路变成了死胡同。而向左拐的路,由于通向华美达、亚洲湾等酒店群,所有的餐厅、商场也都涌向左侧,导致了“向 左繁华,向右冷清”的残酷现实。

  冯阿婆有两个儿子,他和小儿子、儿媳和两个孙女住一起。家里是一幢临街的二层小楼,一层开了食杂店,兼卖一些旅游产品,当然还有椰子。记者采访的时候,顺便照顾了一下阿婆的生意,阿婆卖的椰子比市场里的便宜,而且椰子汁香甜可口。尽管是临街店铺,但是生意却并不好,原因就是这里变成了死胡同,没有人愿意来。

  和许多博鳌人家一样,阿婆家楼上也有空房子供外来人租住。但是,与那些商业楼盘2万元/平米的房价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她家的空房,就是每月租金300元都租不出去。阿婆的儿媳妇抱怨说,她丈夫家的老房子离这里不远,是最早被拆迁的一批,“当时我婆婆家宅基地拆迁的补偿标准是每平米300元,后来别的地方拆迁变成了每平米1万元,现在是3万元。亏大了。”

  尽管日子过得紧巴,从“博鳌亚洲论坛”的举办中受益不多,但是阿婆觉得自己挺幸福,一是守着自己的房子和孩子过日子,再苦也不觉得苦;二是现在的生活,和她年轻时候相比,好得不知翻了多少倍,“环境好,吃的好,孩子孝顺,一切都好。”说起自己的日子,阿婆一脸孩子般的笑容。

  博鳌、海口、长沙

  ——一个湘妹子的“三城生活”

  受访者:袁月

  身份:博鳌火车站站长

  1970年出生的袁月有些羞涩与内敛,说话的语气透着湖南人的直爽。她直言到海南工作已7个年头,依然不习惯当地清淡的饮食,常常会想起湖南的辣子。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博鳌的好感与依恋。

  2010年,海南省环岛铁路东线开通运行,在湖南铁路系统工作多年的袁月离开湖南老家,奉调海南。最初的几年,她在琼海市火车站工作。2014年,工作突出的袁月被任命为博鳌火车站站长。

  到海南之前,袁月从未听说过这个叫博鳌的小镇,更不了解享誉全球的“博鳌亚洲论坛”。她对博鳌的关注始于琼海,而“走进”博鳌则是她任站长的这两年多。

  对于博鳌,袁月感受最深的就是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带动下,博鳌镇的知名度与影响力日益提升,基础设施与相关配套发展神速。去年,博鳌飞机场正式通航,环岛铁路西线也已打通,实现了闭环运行。

  博鳌每天的巨变都被袁月看在眼里,博鳌站发送旅客的数量已从过去的2百多人增加到了6百人左右。虽然只是一个过客,但袁月把自己当成了“博鳌人”,她喜欢博鳌的恬静与淡雅。

  从2014年调任博鳌火车站起,袁月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时间照顾家人,与爱人、儿子聚少离多。她23岁的儿子退伍后在湖南长沙自主择业,做健身教练;爱人也是一个人守在海口的家中。

  博鳌、海口、长沙——三个人,三座城。想起儿子与爱人,这个湘妹子会愧疚并落泪。但袁月知道,能在这个著名的小镇为论坛服务,儿子与爱人都会为她竖起大拇指。

  “很多人不知道琼海,只知道博鳌”

  受访者:林先天

  身份:楼盘销售经理

  林先天的出生地潭门镇距离博鳌只有10公里,小的时候,他经常到博鳌镇玩耍。在他的印象中,自己销售的楼盘金色鳌苑所处的位置是原来的一个公共浴场,非常荒凉。

  2002年,随着首届“博鳌亚洲论坛”的举办,博鳌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刚刚15岁的林先天见证了博鳌镇15年来的辉煌与荣光。

  林先天认为博鳌镇现在的交通设施已是一线大城市的标配,机场、高铁、高速公路一应俱全,这全部应归功于“博鳌亚洲论坛”的落户。与此同时,他觉得论坛还给博鳌镇带来了良好的治安环境与游客、投资客。

  在房地产去库存的大背景下,林先天坦承博鳌镇的房地产市场没有泡沫,不存在去库存的压力。他以位于海滨路与滨海大道交汇处的金色鳌苑项目为例,从2015年该项目开盘至今,共分两期开发了8栋1065套一线海景房,如今尾盘只有100多套待售。

  相比琼海市区每平米6000多元的房价,博鳌镇每平米1.8万元左右的海景房价格已是天价,但这样的价格并未阻挡购房者的脚步。林先天表示,不仅金色鳌苑项目,在碧桂园、融创等大型房企开发的楼盘中,待售房屋也并不多。

  在林先天看来,“养老、度假、投资”是博鳌购房者的三大目的,“博鳌亚洲论坛”为博鳌镇的价值投资奠定了基础。他并不否认去年北方雾霾为博鳌房地产所作的贡献。在林先天的客户中,北京、河北的购房者占了多数,本地人几乎为零。

  金色鳌苑是林先天入行销售的第一个项目,2年多时间,他从一名普通的销售员跃升为销售经理。在此之前,他一直从事旅游业。

  “很多人不知道琼海,只知道博鳌”,林先天坚信“博鳌亚洲论坛”以及健康养生理念会给当地房地产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责编:高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