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应该跳出逆差--汇率---汇率操纵误区

2017-03-07 13:20:00 环球网 何伟文 分享
参与

全球化智库 何伟文

  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3日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突然冒出“中国是汇率操纵总冠军”的论断。差不多同时,他的财长努钦则说,在财政部四月份发表例行汇率报告前,没有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的考虑。那么,特朗普是做脱口秀,还是真实思想的披露?这当然是他的真实思想。虽然上任以来并未在汇率、贸易、投资等方面对中国采取行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那种想法。相反,他的观点是非常顽固的,即认为美国之所以对中国有那么大的货物贸易逆差,是因为人民币汇率低估,而后者的原因是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

  但这些判断和内在逻辑都是误区。

  一、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与汇率变动没有关联。

  按照特朗普上述判断和逻辑,人民币对美元下跌,会导致美国对华逆差扩大,因此解决的办法是人民币升值;美元走强,则美国的全球贸易逆差扩大,因此解决办法是美元走弱。但事实无法证明这一点。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和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走势都可以分为三个小阶段。在每个阶段,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变化都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变化找不到关联。

  第一阶段是2009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比上年大幅减少了411.63亿美元,即从2680.40亿美元减至2268.77亿美元。但这一时期人民币汇率重新盯住美元,几乎没有变动。2008年年末是一美元兑6.8346元(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下同),2009年年末为6.8282元。

  第二阶段是2010至2013年,即美联储实施量宽政策,人民币对美元恢复浮动并持续上升的四年。这四年中,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12.0%,从6.8282升至6.0969兑一美元。按照特朗普上述逻辑,人民币升值应当导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缩小。但事实正好相反,同期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2268.77亿美元上升到3186.84亿美元,累计增长40.5%。

  第三阶段是2014年至2016年,美联储从宣布到实施结束量宽并开始加息,美元大幅走强,人民币对美元处于下跌通道。到2016年年末,人民币对美元跌至6.9370,三年累计下跌12.1%。按照同样逻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应当扩大。但事实又是相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仅在2014年比上年上升261.79亿美元,达到3448.63亿美元;然后惊人地稳定。2016年逆差3470.38亿美元,与2014年仅差21.75亿美元,即相差0.6%。

  从全球角度看,美元汇率水平和美国全球贸易逆差的走势也无法找到相关联系。我们仍然按上述三个阶段观察。

  在第一阶段,2009年12月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名义汇率指数(美联储公布)比12个月前下跌了9.4%,为73.3033(2008年12月为80.8798),这年美国对全球贸易逆差大幅减少了3126.17亿美元。但这并不能证明是美元下跌所致。因为三分之二以上的减少是因为油价剧跌。另外三分之一也主要来自美国经济衰退,进口需求减少。

  第二阶段,从2010年到2013年,美元该指数保持惊人的稳定,这四年各年12月份该指数依次为73.8001,73.7907,73.2222,76.1827。仅2013年略有上升。在汇率基本不变的前三年,全球贸易逆差年年上升,2012年达到7304.46亿美元,三年累计增加2268.64亿美元。唯独美元开始走强的2013年,逆差反而减少了409.76亿美元,而为6894.70亿美元。因此与特朗普逻辑是相反的。

  第三阶段,2014至2016年,美元指数走强。2016年12月升至95.4259,三年累计升值25.3%。但和对华贸易逆差变动格局相同的是,仅2014年逆差扩大到7351.94亿美元(扩大6.6%),2015和2016年两年惊人稳定。2016年美国全球贸易逆差为7354.62亿美元,与2014年仅相差2.68亿美元。更有趣的是,2016年逆差水平与2012年即美元处于低点时的几乎一样,仅差50.16亿美元,即0.7%!因此美元走强没有带来逆差增加。

  上述表明,美国无论对华还是对全球贸易逆差,与汇率变动都没有关系。

  二、无法证明人民币汇率变动与中国出口变化有基本关联

  按照特朗普上述判断,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是为了压低人民币以扩大出口。但金融危机以来的事实也无法证明这种关联。

  第一阶段,2009年,中国出口大幅度减少16.0%,从上年14307亿美元减至12016亿美元。但这是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带来国外市场萎缩的结果,不是人民币汇率是否大幅度升值。因为这年人民币汇率重新盯住美元,没有变动。

  第二阶段,2010-2013年,人民币对美元恢复浮动并持续升值,到2013年年末升至6.0969,四年累计升值12.0%。但出口不仅没有被压低,反而持续大幅增长。2013年出口额达到22096亿美元,四年累计增长83.9%,年均增长16.4%!

  第三阶段,2014-2016年。2014年人民币汇率水平基本未变,年末为6.1190兑一美元。升值0.4%。同年出口继续扩大到23427.4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0%。2015和2016年两年,人民币对美元持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2016年末为6.9370兑一美元。两年累计贬值11.8%,但出口不仅没有得到提振,相反两年累计下降10.5%,2016年为20974.44亿美元。其原因则是国际市场低迷和保护主义猖獗。

  以上事实说明,国外市场好时,人民币汇率即便走高,出口照样增长;反之,市场环境不好时,出口出现负增长,人民币汇率下跌也改变不了。

  三、美国贸易逆差是结构性,不是汇率性的

  从美国全球贸易的产品大类看,2016年有顺差的主要大类依次是农产品(294.94亿美元)、石油和煤炭产品(252.29亿美元)、废料(121.96亿美元)、矿产(76.06 亿美元)、纸张(36.56亿美元)和食品(34.74亿美元)。有逆差的主要大类是计算机和电子(-1708.13亿美元)、运输设备(-987.89亿美元)、原油和天然气(-882.15亿美元)、服装(-795.20亿美元)。以上四类合计逆差4373.37亿美元,占贸易逆差总额59.5%。但所有这些大类在进出口中享受的汇率环境是相同的。它表明:美国农业、矿产、资源类基本上没有进入全球产业链,国内产出有余;能源在相当程度上依靠进口,逆差大小取决于油价;在加工产品领域与国外分工明显,美国更多从事技术研发、设计、品牌和营销,加工组装很多转包到海外。越是技术含量高的逆差越大。

  美国对华贸易的结构性逆差则是它全球贸易逆差结构的一部分。计算机和电子是美国逆差第一大户,中国则占其逆差84.0%。第二逆差大户运输设备和第三逆差大户原油和天然气,对华贸易都是顺差。因为中国是美国飞机出口的主要市场,同时不是美国能源进口来源。但这三类贸易中,它们的汇率环境(美元兑人民币)是相同的。美国逆差第四大大户服装,2016年中国占比为38%,比2013年的53%大大下降,而这几年恰恰是人民币对美元下跌的时期。原因是美国服装加工很多从中国转到东南亚和印度

  2016年,美国对华贸易有顺差的大类依次是: 农产品,166.09亿美元,占对全球顺差56.3%;运输设备,74.68亿美元(对全球有逆差987.89亿美元);废品废料,50.80亿美元,占对全球顺差41.7%;矿产,10.89亿美元,占对全球顺差14.3%。它们在对华贸易中的汇率环境与有逆差的产品是相同的。它表明:美国农矿产品不仅对全球,而且对中国有优势;美国进入全球价值链的产业,中国是重要加工场所;美国虽然进入全球价值链的产业,但中国参与组装返销美国的比例并不高,如汽车;远不及从美国进口飞机的金额,因此美国在这一大类对中国是顺差,而对全球是巨额逆差。

  因此,如果要降低美国全球和对华贸易逆差,需要从结构调整入手,而不是在汇率上做文章。

  四、中国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

  本文在分析中美贸易时,使用的是美元兑人民币的名义汇率。但这并不是衡量人民币汇率是否低估的标准。因为美元并不是衡量其他货币均衡汇率水平的尺度。汇率水平的比较,应当以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各国货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REER)及其变化为标准。

  国际清算银行公布的这一指数,以各自货币2010年(即人民币对美元恢复浮动之年)平均水平为100。2017年1月,美元指数为118.56,人民币指数为123.44。即六年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幅超过美元。2013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根据对2012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和贸易顺差占贸易总额比重,认为人民币汇率已大体处于均衡水平。2012年12月,人民币这一指数是109.94,到2017年1月升值12.3%。因此更没有低估。

  不同的是,2012年12月美元这一指数是95.4,比2010年水平下跌4.6%,处于低位。此期间美元指数相对于人民币指数下跌了13.2%。从该低位到2017年1月,美元反弹并累计上升了24.3%。因此就2012年12月以来相对比较看,人民币这一指数对美元相对下跌9.7%。如果只抓住这一个期间,人民币对美元是下跌的。但如果把2010至2012年美元下跌那段时期综合进去,从2010年到2017年累计,人民币这一指数对美元这一指数相对上升4.1%。因此人民币汇率没有低估。

  至于是否操纵汇率,应该有各国公认的国际标准,不能按美国标准。因为美国标准的科学性很值得商榷。第一条是看对美国的顺差。对美国有顺差需要操纵汇率吗?退一步,即便按照美国标准,中国也没有达到操纵汇率的条件。美国财政部每年两次发布《国际货币和汇率政策报告》,判定哪个国家是否操纵货币,是根据美国2015年颁布的《综合贸易和竞争力法案》里的三个标准。第一,被审查国对美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这条中国早就达标了。第二,被审查国经常账户顺差占该国GDP比重超过3%。中国2016年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为1.87%,没有达到。第三,被审查国过去12个月内累计为阻止本国货币升值而净买入的外汇头寸超过GDP2%。中国正好相反,2016年为阻止人民币下跌累计净卖出外汇头寸3198亿美元,相当于GDP2.85%。所以中国不符合后两个条件,当然不构成操纵汇率了。

  综上所述,正确解析中美贸易现状,并力求逐步缩小美方逆差的的正确途径是从贸易结构着手,从产业合作着手。如果陷入并无根据的逆差--汇率—汇率操纵误区,只会耽误时间,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而不会有任何积极效果。

  (作者系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

责编:高蓉杰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