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不应是美国就业和中产阶级收入减少的替罪羊

2017-03-07 14:05:00 环球网 何伟文 分享
参与

全球化智库 何伟文

  不出所料,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8日在国会发表演讲中再度责难国际贸易,他说:“自北美自贸协定通过以来,我们失去了四分之一以上制造业工作岗位;自从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美国失去了6万家工厂。”

  第二天,美国贸易代表署向国会提交了《2017年美国总统贸易政策议程》(以下简称《议程》),具体阐述称,美国制造业的贸易逆差从2000年的317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6480亿美元,增加了一倍;其中对中国的逆差从819亿美元增加到3340亿美元。《议程》列举逆差剧增的后果是:第一,就业减少。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在这一时期从1728.4万减少到1234.1万,减少差不多500万人。第二,工业生产增长大大放慢。中国加入世贸前的16年,即1984年至2000年,美国工业生产累计增长了71%;中国加入世贸后的16年,即2001-2016年只累计增长9%。第三,中产阶级收入下降。2000年美国中位家庭收入为57790美元(2015年美元不变价),2016年降至56516美元。

  《议程》列出的数据是有选择的,不是全面的,得出的理由也是不公正的,因为它避而不谈真正的原因。

  一、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大幅增长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不是中国入世后。

  根据美国商务部发布的官方统计,1990年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为1110.37亿美元,2000年为4524.14亿美元,差不多翻了两番。这与中国关系不大。那时中国尚未加入世贸,2000年对美贸易顺差仅297.5亿美元(美国贸易代表署恐怕把数字搞错了,2000年中美贸易总额只有744.70亿美元,何来美方逆差819亿美元?)。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到2016年,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累计只增长62.6%;2016年为7354.62亿美元。它在美国GDP所占比重实际是下降的。2000年为46.1%,2016年为39.6%。

  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后的15年中,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的峰值是2006年,达到8297.71亿美元。2009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使当年逆差大幅减少到5035.82亿美元,仅比2000年高出11.3%。此后逐步回升,到2012年增至7304.46亿美元。但此后四年基本原地踏步。2016年为7354.62亿美元,四年累计仅增0.7%。此期间一个突出特点是贸易逆差来源明显转向中国。2016年对华贸易逆差达到3470.38亿美元,比2000年净增3172.88亿美元,占同期全球贸易逆差增量112.1%。但这不过表明贸易转移效应,因为总量增长放慢。

  二、美国制造业就业减少与贸易逆差变化没有关联

  上世纪90年代,美国贸易逆差翻了两番,但制造业就业总数没有什么变化。《议程》说,2000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是1728.4万,与80年代初基本相同。因此,逆差激增并不影响就业。

  中国入世后的15年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由于查不到第一个十年的完整就业数据。但仅以2009年为例。那年美国全球贸易逆差大幅减少了3126.17亿美元,减幅38.3%。但制造业就业不仅没有增加,相反大减138.9万人。可见,就业减少的原因不是贸易逆差变化,而是经济衰退。拿过去5年的逆差变化和制造业就业变化作一对比,可以进一步证明这点。

  这里引用的是美国劳工部另一个统计,与《议程》引用的不同。

  上表显示,从2011年到2016年,美国全球商品贸易逆差仅增长1.4%,非农部门就业总数增加了8.3%,净增1156.7万;其中制造业增加7.5%,大体同步,净增107.2万。达到1540.8万,并不是《议程》引用的1234.1万。其中除传统的钢铁业和技术进步很快的计算机与电子外,各部门就业都是增加的。特别是特朗普软硬兼施,逼迫汽车厂家把海外建厂回迁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制造业,过去五年中就业竟然增长40.9%。

  贸易逆差有较明显变动的是2013和2014两年。2013年逆差减少了409.76亿美元,制造业就业增加了18.3万;2014年逆差增加了457.24亿美元,制造业就业也增加23.1万。这两年,无论逆差是减是增,就业都是增长的,且幅度也差不多。因此,制造业就业变动与逆差找不到关联。

  三、工业生产增长放慢的原因是金融危机,不是贸易逆差

  (一) 上世纪90年代:贸易逆差与工业生产同时大增

  《议程》指出,1984年到2000年这段时期,美国工业生产大幅增长了71%。但《议程》没有同时指出,这也是贸易逆差疯狂增长的时期。我们以1992年即北美自贸协定诞生前夕为基数,看一下直到2000年这个时间段的表现。该表统计的是制造业,与工业趋势基本吻合。

  上世纪90年代,美国贸易逆差年均增长15.1%,制造业生产年均增长5.4%。同步猛增。逆差大增丝毫没有影响工业生产勃兴。相反,它表明,美国需要大量进口,以适应工业生产增长的需要。

责编:高蓉杰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