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加快编纂民法典对中国一定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2017-03-26 14:1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财经报道】2017年3月23日至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在海南博鳌召开,今年论坛主题是“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

  2017年3月25日,在 “紧缩与增长:两难,两全?”分论坛上,多为嘉宾针对此主题展开深入探讨。邀请的嘉宾有:葡萄牙经济部长Manuel Caldeira CABRAL、美国前商务部长Carlos GUTIERREZ、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金砖银行副行长Leslie MAASDORP、标准普尔执行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Paul SHEARD。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Henny SENDER:中国向欧洲提供了很多投资,去拯救欧洲的市场,但是最近中国收紧了对外投资和资本的外流,我们接下来能够预期中国发生什么样的政策变化呢?中国有没有可能继续向葡萄牙和西班牙的金融机构投资,或者向希腊进行投资?有人说希腊应该申请成为中国的一个省,您能不能讲讲接下来的发展,您如何看待中国的资本外流或者资本外投,向其他地方进行资本投资这样的一个前景?特别是那些有压力的市场,这样的投资会更多还是会更少?

    贾康:您说的这个问题用语也很直率,是资本外流和资本外逃,在汉语里一字一差,一个褒一个贬,我觉得都要认账。中国很多的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实力雄厚起来他要走出去,从一开始的商品输出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劳务输出就推进到了资本输出,以及可能还有技术输出。走出去发展的过程中,前些年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包括到欧洲到美国,当然也包括到南美和亚太、非洲地区都去做投资,但是2016年有一个指标它给中国有关的决策层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就是发现民营企业的投资,在海外投资的部分直线上升,同时民营企业在境内的投资直线下落,具体的指标是在2016年一直落到八月间民营企业投资只有2%的同比增长,而海外的投资直线上升。往外投资的这种民营企业,包括走出去的这种因素,同时也包括不良的资本外逃因素。有一些观察者,包括中国一些国有企业高层的管理人员他有一个观察,民营企业这段时间在海外资产的配置几乎到了不计工本的状态去做投资的资产配置。后面跟着的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在去年的三四季度以后在明显下滑,虽然能够在3万1美元等值的水平下波动,曾经低于3万,但是已经感到有压力了。虽然看起来数量很大,但是这个速度太高,如果再走一两年就觉得会引起恐慌了。同时我注意到,中国的管理部门从去年的“两会”开始,特别强调要坚定不移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要讲企业跟政府是亲清二字,发展到了下半年明确推出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文件和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进一步强调的,要加快编纂民法典,要进一步尊重企业家精神,保护产权的同时还要纠正侵犯企业产权的冤假错案,这显然都是有所指的。这对应着资本外逃后面的不安全感,在投资发展过程中民营企业很敏感地感觉到方向感、希望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就是中国的管理当局要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作出稳定预期新一轮的制度建设。而我认为加快编纂民法典对中国一定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作为民法典的通论部分正式公布,它会奠定中国市场经济在以后的发展过程当中产权基石层面走法治化道路一个基本的支撑条件。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甚至可以从一个通盘的角度观察,遏制住跟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变化相关的更深层的,就是更多正常发展的资本输出,而不要产生恐慌性的资本外逃,这又是一个必须权衡好的问题,而且一定要配合中国深化改革、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现代化进程。
 
责编:马若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