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目前海外投资全部盈利 回报率不低于10%

2017-03-26 13:38:00 环球网 分享

  【环球网财经报道】2017博鳌亚洲论坛于3月23日在海南博鳌举办,主题为“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26日,在分论坛全球跨境直接投资(FDI):新趋势、新力量上,法国 Idinvest 首席执行官 Benoist GROSSMANN,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亚太区总裁金秀咿,中国民生投资集团总裁李怀珍,安邦集团 CEO 吴小晖,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伟,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出席会议。

  吴小晖:今天的主题是境外投资新趋势,改革开放三十年,一开始是萌芽状态,真正对外投资是2001年开始有一个大幅度的增长,这是一个实力增长到一定的地步,到2016年达到了一个相对的峰值,就是说1701亿,对164个国家投资近7900多个企业,也就是说中国2016年达到了这个数字,也就意味着在全球对外输出的国家里面中国排第二位,应该说跟我们GDP总量的地位是相符的。当我们对外的存量累计下来大概是1万亿美金多一点,美国是4万亿,跟美国相比美国对外投资是每年3500亿,也就意味着中国和美国在对外的投资是一个市场规律,当你国家的实力发展到这个水准,全球产业链的整合,全球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这样它有自然的内在的需求,这首先是第一个,我们要规律性地去寻找这个支点,这是一个规律性的事情。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对外的投资,随着全球产业链的整合,我相信会越来越走向更广阔的天地。美国现在的存量4.5万亿,才有这样大的影响力,有很多的对于全球投资的影响力。就中国来讲,吸收外资和投资差不多是平衡的,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对发达国家的投资增加,对发达国家的投资,因为它的法律比较稳定、比较齐全,它有一个比较健全的环境。我们投资到现在,全部是盈利的,而且我们都是非常低的成本,但我们比高董的成本要高一些,作为一个保险公司来讲我们是寻求稳健,因为我们整个接触的项目每年大概有1000多个,我们真正成交的比例很低。这样的话我们作为保险公司是非常稳健的,我们跟他们的投资还不一样,我们是配一个资产池,收取稳定的现金流,尤其是作为国家“一带一路”,我认为这是非常伟大的战略。讲到我们到荷兰去收购的这家公司,收购完以后我们就花1块钱,通过谈判,这在中国对外并购历史上是最便宜的一件事。我们买了一块钱,然后用中国的一种管理思想全面的预算概念来改造欧洲几百年历史的这家公司,安邦是以客户为中心的这样一个目标的导向,所以把这种理念带到荷兰去。他们当地财险的理赔大概要2个月,我们用中国的APP和微信,我们最快速度是16分钟,最近我们打造了10分钟,所以我们把这家公司变成了盈利。去年我们按中国会计准则大概赚了七八十亿。这样的一种概念,我认为“一带一路”的政策走出去是正确的对外投资,最近国开行发那个美元债,我们又用荷兰欧洲的钱买中国的,把外汇回流。大家都说中国的外汇在往外流,我们是往回流,我们本身对中国企业就非常有信心,这样的话买十年期的国债也就是2.5。我认为这种“一带一路”走出去和走进来,它其实是个互动的东西。讲到安邦的投资,我们每个项目都是投资的,因为我们非常谨慎,因为我们每一单项目必须挣钱,因为没有人给我们出成本,我们必须是每一单的项目都要有很好的利润,在最坏的假设条件下,我们要拿得到,就像我们刚开始并购这个华尔道夫一样,前后谈判几个月,这么长的条件,上个月我们让它停业了,改造成住宅,我们买的时候是1万美金,现在那里当地的市场价格是4万美金、6万美金。我们卖掉一部分的住宅,留下一个酒店。中国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他从一个劳动力输出变成一个简单的商品输出,再到资本输出,再到品牌输出,再随着资本和品牌的输出带着中国的文化输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阶梯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但中国承担的责任也会越来越大,在中国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很小的企业,到外面就要把中国的文化带出去。所以讲到安邦的并购,我们在国外投资的比例是很小的。而且有一天,我们安邦用自己的品牌,没有用一分钱外汇,而且我们能够把外汇输入进来,这就是中国人到了今天是一个全球资源整合的时代。我们的原则回报率不能低于10%,这是我们投资的铁律,只要低于10%我们就不投,这是我们的一个原则。所以你刚才讲到的,作为安邦来讲,保险公司是稳健稳健再稳健,我们所有的项目不能低于10%的回报,这样的话1000多个项目,如果项目稳定性不够就不投。

  李斯璇:同时达到10%和稳健这两个要求也是不容易的。华尔道夫装修完了以后,新的酒店还是华尔道夫吗?

  吴小晖:我们把这个关店以后,美国前驻美大使也在这,既然投资我们就要把华尔道夫的文化传承下来,但是会引起美国很多文物保护单位的支持,因为它的历史传承的人物就几千件,我们要请专业的保管公司帮我们保管,我们会保证华尔道夫有一个顶级的酒店,重新让纽约人有这个回忆,也代表中国人走出去的一个作品的水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我们出去做的作品是真正能够代表中国认知的,所以我们会把所有的文物都保留,会有一个很好的酒店,这个酒店是我们通过市场赚来的,不花一分钱,通过这样一种投资的循环产生效益,把酒店留在那里,我们会拿出一个问政的沃尔倒伏标配的酒店,我们会从1000多间降到两三百件左右,一个比较小的酒店的标志。

责编:张馨研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